返回顶部

武宁散行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5日 浏览次数:888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周冲

近来又做梦,梦见自己在原野上奔跑,地平线近在咫尺,日子的阴影从风中滑翔而过。然后飞起来,白絮追随,身体透明而轻松。

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

自由,从来都是人类的潜意识。我们惧怕被设置,惧怕被束缚,惧怕成为圈牢之养物。离开,一直是理想诞生之背景或者本身。从年幼开始,直至如今,我都在梦里虚拟飞翔,细究缘由,只是奔赴与逃遁意愿的一种具体投像。

于现境里,我们多数被固定于一种格局,或者一种习惯,不能动弹。谷川俊太郎说:“树木生长人生活,均带着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在这种意义上,人如树,或如石。秩序如同强劲的钉子,把我们钉在俗世之中。

如果连风景也没有,我不敢想像我的模样——迅速失水,成为呆板的肖像画。好在,庇厄利亚的女神们给予人群最后的怜悯:她们把恩泽放入自然。诚然,生活总是失信于人。但自然总会以它的湿润、宁和、雍容,让你与世界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初夏的午后,我们驾着越野车,从深浅不一的绿中穿过,深入农舍与田野。梦在此时落入实地:我的心轻盈如羽,在流动的细节中升华。

武宁散行

这个时节的田野住满了神祗,阳光在石头间起落,忍冬花的芳芬融进暮霭中。一只黄鹂,用鸟语翻译自然灵动的哲学——这些被享乐思想所忽略的美,被我们以虔诚之心打造得光亮无比。

武宁散行

自然显然最好的传媒,在天地与生灵之间传递信息。在幽谧的小路上,我们成为风景的当局者,与之互动,做脱俗的事情:采撷诗章,倾听田园交响曲,加入秘密举行的原野联欢会。

武宁散行

这个赣西北的小城一直是山水灵秀之地,采纳风景的人无需远涉,只需俯仰环观。翻阅艾地历史,很容易便骄傲:不同时代、地域、年龄、社会背景的人,纷纷以斑斓的艺术,持续对这方土地抒情。

武宁散行

唐代王周用一首五律,在五百年前,定格住武宁之韵:

“行过武宁县,初晴景物和。

岸回惊水急,山浅见天多。

细草浓蓝泼,轻烟匹练拖。

晚来何处宿,一笛起渔歌。”

这古意盎然的文字中,人与自然惺惺相惜。多少年过去了,这情意竟像初生,重新奔走于家乡潮湿的心脏之内。

武宁散行

树的激情之上,是天空初醒时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