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走江湖,游山水,看老表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1日 浏览次数:109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我常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10日晚看到活动预告,那山那水,图片挺美。两天,488元全包,附近上下车,中间不转、不换。我与冕冕一拍即合,欣然报名,并带上她儿子曦曦。12日早起程。

准备之简,行李之少,费用之低,交通之便,出发之快,这样的外省旅行我从未有过。

在30多个团友中,最亲密的是冕冕母子和东东母子。

一上车,东东就向我微笑打招呼,没想到会与她同行。“你一个人呀?”曦曦见我点头答是,有些不以为然,悄悄地问:“张老师,我不是人吗?”的确,我们三个人一起走了3里多路,怎么是一个人呢?

“你当然是人,她问的是我家是不是只我一个人去。”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妥,“我们是连墙的中国好邻居,如同一家。再有人问我,我就说是一家三口。”

12岁男孩,有自己的思维,也需要存在感。我会心一笑。

一手撑伞,一手拿早餐,背着鼓鼓囊囊的大包行走雨中。他妈背只小包,即人们所说的“贵重物品”。想起路上的情景,突然发现他已长成有力量有担当的小男子汉了。

我出行除了水,基本不带食物,曦曦带的可丰富了。他每样东西都叫我吃,有时刚谢绝他妈却马上接过他的。乐于分享,是孩子宝贵的品质,值得呵护。

入住酒店,开门第一下没成。我自言自语:“怎么打不开?”东东的儿子牛牛立马过来,拿着房卡在门锁周围反复移动,成功了!推开门,他左手指向插卡处,右手指向两床中间。“房卡插这里,那里可充电。”这个10岁的男孩,白白净净,胖乎乎的,俨然是个热情周到的主人,可爱极了。

到达武宁,已是下午1点。饭后,按原计划去金沙滩。我心里纳闷:下雨,水浑,怎么玩?从昨晚到今天,从长沙到武宁,雨一直没停,到处浊水滚滚。

车窗外,近处树木葱茏,青翠欲滴;远处群山如洗,烟雾袅袅。青山之间,辽阔的水面,缓缓而来,宁静祥和,这就是庐山西海,是个人工湖,因面积广大位处庐山西面而得名。

眼前的湖水,清澈,澄碧,一尘不染,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暗自称奇。

“鱼!”“好多!”有人欢叫。一条,两条,一群,树叶儿似的,在水中摇曳、飘荡,真是“皆若空游无所依”。大雨水不浊,至清而有鱼,这是怎样的得天独厚?

船行水中,波澜不惊。离船上岛,到金沙滩。有的在赤脚漫步,有的在吊床上轻晃,有的躺在藤椅上望天,有的坐在凳子上看远山,有的穿着泳衣水淋淋地摆pose,有的寻找角度拍美景……同行的小朋友扑腾扑腾入水,爸妈们紧随其后。游泳区内,五彩缤纷,人头攒动,此起彼伏。还有小船悠悠地划,摩托艇激浪飞奔。如果没人不小心把水弄进嘴里,尝不到咸味,哪会怀疑这不是大海?

水平如镜,远山如黛,烟雾缭绕,温润柔软。我极目远眺,仿佛望到了曾经的峥嵘岁月,192平方公里的庐山西海,是怎样被人一锄锄挖出来的,挖出的泥土又是怎样一担担被人挑走,千千万万人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是怎样把你雕琢。是大自然的神功,还是人类的伟力,成就了你今日“中国最美的湖光山色”,让人乐而忘忧?

听说宾馆附近有个滨湖风光带,游兴未减,晚上几人相约前往。

雨打湿了地面,造型别致的八音楼灯光闪烁,与它的倒影相得益彰,宛如一座迷宫。

没多远,到了湖边,西海的一部分被围成一个精致的小湖。在灯光的映衬下,好象一个色彩斑斓的大花环,镶嵌在晶莹剔透的碧玉中。真是“城在水中,水在城中”。

信步前行,已不见雨,原来不知不觉到了一座桥下。如果不是两边都是湖水,我们真不知道这是一座桥中桥。

桥面宽阔,湖水清幽,凉风习习,灯光迷离,是否会上演许仙与白素贞的现代传奇?无意间,看到桥墩上呈现出各种图画。有山,有瀑布,有河,有岛,有洞,有字,有人……有的画面好象见过。我没有细想,只觉得画在眼前,人在画中。

后来,黎导告诉我,那叫长水桥,江西首座桥中桥,并发给我有关资料,摘部分如下:

如果早作了解,我定会好好品味这梦幻般的“山水武宁”时空隧道、旅游文化长廊。

打的回宾馆时,精明的曦曦有新发现,问:“怎么没打表?”

“5元钱送到目的地,不用打。”的哥坦然作答,语气温和。“你们是外地人,我更不会多收钱,影响武宁的形象。”5元钱打的,我从未有过。为本地形象善待外地人,也是首次听到。他告诉我们,现在多处正在修建,过年时再来,武宁会更漂亮。

世界美景何其多,最美莫过于人。

第二天上午,爬神雾山,我事先就铆足了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神雾山,不仅高,最高峰海拔1704米,而且有“仙”,孙权祖居于此,为纪念孙权,山中建有吴王殿。

吴主孙权,一代英雄,“坐断东南”,连曹操都发出“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感慨。能因一座山而更靠近历史名人,是件幸事。

两天来,远山的云雾一直与我们相伴。神雾山的云雾,也已欣赏多次了。它轻盈起舞,清雅飘逸,缠缠绵绵,如至洁的仙境。

在登山入口,我对同伴说:“我们先定个小目标,爬到山顶。”

山陡,水清,空气纯。沿着石级,努力向上。先是竹林翠绿,后是杂木繁茂。偶有奇型巨石,或飞泉瀑布。更有一小瀑布,直飞到石梯上,游人需打伞而过,水花在伞顶迸裂飞溅,人也成瀑布了。

越往上,人越少。“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李大钊的名言,屡屡激励着我。临近山顶,见一大石上刻有《云山雾海》,全文如下:

我环顾左右,周围一切异常清晰,全不象衡山顶上云遮雾罩朦朦胧胧模糊不清,今天我没看到“三海同流”的壮观,却看到了它异于常时的一面。我笑了,做个深呼吸,不管越来越沉的双脚,继续奋斗。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里写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每次登山,我干劲十足,登后却疼痛难消,靠的也许就是志吧。

螺王石终于矗立在眼前,它形如巨螺,雄奇峭拔,一半悬空,直指青天。“山登绝顶我为峰。”我又一次体会到这种豪迈。抹一把汗,“一览众山小”。远处,云雾飘缥缈渺,如梦似幻。

雾在天边,路在脚下。走过的是路,抓不到的是雾。去半山腰吴王殿里问问,人生是否也这样?

文锋塔,是我们观的最后一景,它面六方,层九级,高41米,外廊环绕,内梯盘旋。

一口气登上顶层,把武宁尽收眼底。西海静如处子,温软如玉。武宁大桥如出水蛟龙,矫健飞腾。水中之岛,树木丛生。水环着岛,岛护着水,相辅相成。水在桥下流,桥在水上走。塔下的武宁,如一个巨大的苗圃,生机勃勃;又如一幅巨大的山水画,美妙绝伦。有诗云:“浩淼烟波千岛绿,人间胜景赛丹青。”我取出手机,进行“航拍”。

在“航拍”时,一座高高的雕像吸引了我。是谁?水中升起一座岛,岛上升起一座雕像,气势磅礴,威严无比。

问黎导,曰:“观音。”原来,不只南海有观音,西海也有观音。

两天的天气真奇妙,我们如得神助。

天气预报,长沙、武宁两天都是雨。果真如此,晚上下,坐车时下,吃饭时下。而一开始玩,就小了,或停了,行程没受丝毫影响。太阳始终没露脸,降了温,解了暑,防了晒。

领队陈先生夫妇,为此行想方设法,尽心尽力。

为驱逐旅途沉闷,开展了抽奖、表演、知识竞猜等活动。还慷慨斥巨资,表演节目或竞猜正确的,每人奖一万元。(越南币,1万元相当于人民币4元,呵呵。)借竞猜游戏来介绍景点,更是匠心独运。如庐山西海的历史、面积、岛屿数。

还有一个细节,触动了我。发现桥中桥后,陈总觉得值得一看,步行返回,去接在逛街的团友,说:“服务要尽量做到位。”

武宁黎导,略微沙哑的声音透露着工作的艰辛,可为宣传武宁,为游客添乐,主动唱歌,解说详细,食宿安排用心。还请大家品尝特产,用美食作奖品鼓励小朋友表演,更是拉近了武宁与外地的联系。尤为难得的是,我回家后请教她的几个问题,都得到圆满解答。

她和的哥一样,和武宁的山水和谐匹配。

温总理2007年视察武宁时称赞其“山好、水好、人更好”,欣然题赠“山水武宁”。短短两天,我领略了“中国最美小城”——武宁的魅力,还感受到了其它许多温暖,怎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