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阳光照耀二十九度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9日 浏览次数:22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地球上有许多神奇的经纬度,神秘而有趣。北纬二十九度从来就被蒙上了神秘的面纱,科学家们发现地球的最高点珠穆朗玛峰与最深的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在这个纬度附近,中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非洲东北部的尼罗河等世界级河流都是在这个纬度附近注入大海。金字塔、狮身人面像、玛雅文明古遗址、神秘悬棺、乐山大佛、三星堆遗址……它所穿行而过的地域尽是人类文明荟萃和佳山胜水聚集之地。

过去总以为,这奇观绝景、自然谜团离我很远,如果没有阳光照耀二十九度,我可能至今都不会去了解,自己就是生活在一条黄金纬度线上,常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叹。“山水武宁”的锦绣山河,正好位于这一黄金纬度线上。境内巍巍幕阜横亘于北,秀美九岭逶迤于南,滔滔修江横贯东西,百里西海星岛棋布。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标签,武宁的是山水。

可在这样好山好水的地方打造景区,却需要独到的品味和眼光。武宁在众人眼里处处都是好景致,像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给这样一个美人打扮,要么艳绝四方,要么就成了庸脂俗粉。

每年出去旅行,那大同小异的景区设计无趣得让人有种被复制的腻味,那牵强附会的所谓的“文化内涵”更是让人哭笑不得。阳光照耀二十九度,会给人惊奇吗?抱着这样一种不屑和怀疑的态度,我在阳春三月里走进了它。

刚入景区,里面村落稀疏,房舍土朴。虽河水清澈、空气芬芳,可也是常见的风光,但心中有一种第六感:朴素过后必有大美。

果然,首先跃入眼里的那成片的桃之夭夭,便惊艳了一山的沉默。

那日,正值花源谷最宜观赏的盛花期,由景区缔造者孙中华先生带着,先游现实版桃花源。

春天里桃花总是开得最妖艳,有种花不惊人誓不休的姿态、细嗅满山芬芳,随手摘几朵来吸底部的花露,含在嘴里的花滋生出春天才有的清香和欢愉。孙先生亲自给我们介绍人面桃花和垂枝鸳鸯桃的美妙和稀奇,兴致高昂时随口就吟起诗涧歇赋。跟着他的脚步,踏歌而行,你能明白,桃花源是他且只能是他,才能跳出单纯的诗文想象,在武宁纯天然的山水间变成现实。

在我印象中,孙先生就是一个痴人。在他眼里,这山不是那山,水也不是那水,全都是他人生格律里的平平仄仄。他对山水有一种极致的喜欢,于是便无可救药地投入。时光,不惧孤独消度;资财,全都丢到山上水里;风雨,对他无情打磨,却就地吐出了灿烂云霞。若非如此,这位高高大大、被这二十九度阳光照耀得有着麦色皮肤的阳光男人,如何耐得住这山谷中的寂寞和清冷,数年如一日,与这山水执着地相守和对望?

他荷锄戴月,将桃花、海棠还有玉兰等苗木种上荒山。刚开始那几年,他眼巴巴地等着花儿开。在荒草丛生的匠陵山地上,零星的花朵儿挤出一丝微笑,不成片,更难成景,他甚至急得无法入睡。想当初,苦心孤诣地逃离大城市,胼手胝足拼命干,回报给自己的仅仅是这几朵残花?

他避世,却不避事。桃花终于越来越多,越来越红火。这个理想主义者,在山里学会了一门绝世手艺,以山为纸,以花为字。铺铺陈陈地描,巧妙地穿插排布,在空谷,在深潭,或者在浅滩上大胆留白……空旷的河边,野渡无人,水碧山静,凫鸟惊飞,他将一枝瘦桃栽在小木屋旁,春来一枝花,开破了这宁静,开得诗意淋漓,活脱脱就是晋风骨、唐意境、宋文章。

山谷中当然不仅仅只有桃花。香花槐、樱花、梅花、海棠、紫薇、梨花等各种观赏植物,让山谷四季花开。但是桃花最有影响力,这漫山遍野的桃花不仅媚,似乎还有灵性,深谙张爱玲那句“成名要趁早”的道理,在早春争先开放。况且在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沉闷后,谁都无法拒绝这明媚鲜艳的娇粉,所以与众多花的争奇斗艳中,它便成了花魁。

还有金沙滩,去了才不虚此行。那里蓝天碧水白沙,虽与雍容华贵的水韵花魂区相比,显得简约了许多,但有去芜存菁的意思。一排排林间穿插的小木屋小巧精致,沙滩干净柔软细腻,连两边的山都像从皇宫走出后已褪去浮华的女子,没有大红大紫的装点,露出本来的朴素和清丽,但其实这又是一种真正的华丽,褪色不褪本。

同去的女友已沉醉得近乎抓狂地说,真想恢复单身,来这儿谈一次恋爱。我笑她感情泛滥,她反讥我乡下姑娘没情调。我急中生智道,你说的不是情调,而是调情。一行人被我俩的调侃逗得开怀大笑。

其实我也赞同,在这么个浪漫的地方,谈一场甜蜜的恋爱,合情合理。

返程时,我坐在船尾,夕阳西下,绿波倒影,眼中的景色从局部拉成全景,船摇摇晃晃的让我有种醉意。那日的光景真妖娆啊——我见青山多妩媚,愿青山见我也如是。

此后的日子,但凡有朋自远方来,我都要带他们去领略阳光照耀二十九度的风光。此处四季有景,春天灿烂、夏天热烈、秋天辉煌、冬天肃杀,来过的人,无一不是尽兴而归。我也尽足了地主之谊,对待客人,总要满心满意不留憾事才好。但对自己,却留了遗憾,年年都说去踏雪寻梅,年年因诸多原因让花事也蹉跎。

有一年冬雪来得晚,终于盼到白絮纷飞时,却又听说花源谷的花期已过。傍晚时分,我带着些许失落发微信给志同道合的好友:来年,陪我去踏雪寻梅可好?她回两字:一定。还有一个“必须”的手势。我浅笑安然,心里有一种不再孤独的温暖。我说,那我一定要穿上大红棉袄。

我承认当时有一颗艳俗的心,明亮快乐又低到尘埃里,只为看那一季的花开。

有此约定,在阳光照耀二十九度,无憾。

(文稿来源:夏海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