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趣味普法|王安石与“鹌鹑案”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9日 浏览次数:76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北宋嘉佑年间,在东京汴梁(即今天的河南省开封市)发生了一起由鹌鹑引发的人命案,竟然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在关于是否“防卫过当”的认定上,开封府与知制诰王安石发生了争执,刑部、大理寺重审裁决,最后皇帝出面这事才不了了之。这一事件在《宋史·王安石传》等史籍中均有记载。

繁华都市里的“鹌鹑杀人案”

北宋时期的东京汴梁,经济发达,人口最多时达到二百万,城郭气势恢弘,风光宜人,可谓世界大都市。

清明上河图 张择端

史书以“八荒争凑,万国咸通”来形容汴梁的兴盛之态。

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生动描绘了汴梁的城市面貌、市井百态和人文风俗,再现了它当年经济发展的情景和繁华景象。

清明上河图 张择端

曾经在汴梁生活23年的北宋文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一书中大量记录了汴梁城商贾云集、市场喧闹的盛况:“东华门外,市井最盛……凡饮食、时新花果、鱼虾鳖蟹、鹑兔脯腊、金玉珍玩、衣着,无非天下之奇。其品味若数十分,客要一二十味下酒,随索目下便有之。其岁时果瓜、蔬茹新上市,并茄瓠之类,新出每对可直三五十千,诸阁纷争以贵价取之。”

城市大了,各色人等一应俱全,即使在天子脚下,也聚集着不少闲人泼皮,时常为一点小事闹出人命官司。

话说有一个泼皮小伙喜欢斗鸡玩鸟。有一天,他在花鸟鱼虫市场上淘来一只好斗的鹌鹑,它的羽毛非常漂亮,与别的鹌鹑斗起来勇猛剽悍,经常获得“冠军”。小伙非常喜爱这只鹌鹑,经常带着它到街市上玩耍,向朋友炫耀其本领高强。

一位和他要好的朋友看中了这只鹌鹑,很想弄到手,自恃两人平时关系处得不错,他好话说了一大堆,央求小伙把鹌鹑送给自己。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小伙岂肯割爱相送。于是朋友趁他不注意,抢了鹌鹑,拔腿就跑。小伙子见状大怒,心想竟敢抢本少爷的心爱之物,非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于是紧追不舍,追上去猛踢这位朋友一脚,没想到踢中要害部位,致使朋友当场倒地昏迷不醒,经郎中抢救无效,竟一命呜呼了。

开封府与王安石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防卫过当”

朗朗乾坤,繁华都市,出了这么一起人命案,于是有人向开封府报了案。开封府尹接案后勃然大怒,便立即命令衙役将小伙抓捕归案,严加审讯。又派侦探到案发现场进行了详细周密的调查和取证,基本将案情搞清楚了。开封府认为:朋友抢走其鹌鹑,是因为两人平时关系密切,有开玩笑的成份在内。小伙一怒之下令朋友毙命,属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如果不予严惩,将会产生恶劣的社会影响。于是判决小伙子过失杀人,必须偿命,收押在监,待秋后问斩。

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人命案须报朝廷审核,而负责审核这个案件的正是王安石。王安石在嘉祐七年(1062年)就开始担任给皇帝起草诏书的知制诰,同时兼任纠察在京刑狱,负责审查京城的各类刑狱案件。他接到案卷后,仔细审阅一遍,认为开封府的判决不当,于是大笔一挥:“按照法律,公开的夺取、偷窃都是盗窃行为,应该论罪。该小伙不肯把鹌鹑送给他,而此人竟公开抢劫潜逃,其行为之罪甚于盗窃。追捕盗贼属于捕盗自卫,何罪之有?虽然打死盗贼,也不应抵命论死。开封府误判无辜死罪,应当纠正。”于是驳回令开封府重审。

开封府当然不服,案件被转到刑部、大理寺定夺。两院经过详细研究,认为开封府判决正确,维持原判。

两院的判决相当于最终审核了,显然王安石批错了。按照惯例和当时的制度,王安石批错了应该向开封府赔礼道歉,可是王安石就是不认“这壶酒钱”。御史台也多次出面勒令王安石向开封府道歉,王安石还是不认错。这些御史们素知王安石的性格,心想这次非扳倒他不可。

王安石其人

王安石到底有什么性格呢?

《宋史》评价说:“安石性强忮,遇事无可否,自信所见,执意不回。”就是说这个人自信率直,认死理,不管对方地位有多高就是不认错。有几件事可证明这一点。

1042年,王安石进士及第,任扬州签判,经常通宵达旦地读书,快天明时感觉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等到睡醒时,太阳已升高了,于是也不洗脸、不梳发就跑到官衙去上班。知州韩琦一看他那副衣冠不整的样子,以为他彻夜纵情于声色,就劝他年纪尚轻,不可荒废了学业。王安石面对上司的好意劝告也不辩解,仍然我行我素。后来王安石调到开封府,在群牧使包拯手下任群牧司判官,同僚还有司马光。有一年春天,府衙里栽植的一片牡丹盛开了,美不胜收。素有“包青天”之称的包拯一向不苟言笑,他看见争奇斗艳的牡丹竟然也来了雅兴,带领大家赏花,一时兴起,竟让下属备酒,并一一给下属们敬酒。上司敬酒,下属们哪有不饮之理,于是纷纷一饮而尽,就连从不沾酒的司马光也不得不勉强饮几杯。当包拯走到王安石跟前敬酒时,王安石就是不给面子,断然拒绝饮酒,理由是自己从来不喝酒。同僚们见包拯下不来台,就纷纷好言相劝。可是无论大家如何劝说,王安石岿然不动,就是不喝。包拯也是一个铁面无私、性格倔强之人,没想到王安石更甚,自叹不如,只好作罢。

御史们为了争这口气,到皇帝那里弹劾王安石,治王安石的罪。宋仁宗赵祯开明大度,宽厚仁义,特别欣赏王安石的才能。赵祯也想当个老好人,两边都不得罪,欲息事宁人,于是下诏既支持刑部和大理寺的审判结果,也免予追究王安石的责任,但是他应当到开封府谢罪。可是执拗的王安石倔强得连皇帝的账也不买,还振振有词:“我本没有罪,何谢之有?”还是不肯道歉。御史们见状,个个义愤填膺,又联名到皇帝那里告状,要求严厉处理王安石。赵祯一见喋喋不休的御史们,心里也很烦躁,无奈地说:“行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不是不知道这个人的脾气,幸好又没造成大的过错,各位就不要再提这件事啦!”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于是王安石有了“拗相公”之称。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