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最忆在西海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8日 浏览次数:24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瘦梦

常言道,看景不如听景。美景良辰,多半是听来的,若一一步履,此景亦是彼景,意趣自然阑珊。

但对于西海却是例外。

武宁原是山区,自20世纪70年代,有了一个人造湖,一道亚洲最高的土坝将逶迤而至的修河拦腰截断,一湖秀水也就在这里汇拢,犹如琥珀杯中一盏晶莹剔透的美酒,鲜美、甘洌、醉人。修河两岸的青山,也随即变成了朵朵漂浮在水中的莲荷、。山环水抱,水绕山环,山水一色,水天一色,整个就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碧玉。

春日泛舟西海,又别有一番情趣。

游艇在飞速行驶,犹如切割机将这块碧玉细细划割,满船人都有这种同感:一块璞玉被划成若干,你一块我一块,有一种玉碎的心痛。但船刚划过一道伤痕,周围的水又拥在一起,聚在一块。——原来这是一块无人能随意分割的玉,于是众心释然。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水是最美最纯的。水清,清得透彻,清得纯净,犹如孩童的明眸,不掺一丝杂质。若是晴天,阳光直射在湖面上,十几米深的水一片清澈,倘若你伸出双腿,没入水中,你的双脚、你的十趾,甚至你脚上的毛孔,都纤毫可见。这里的水又是最绿的,这种绿,也是一种纯净的绿,如一块上等的翡翠,自上而下,绿得天然一色、品莹剔透。再加上周围全是葱茏的小山映在水中,山青水碧,绿意更浓更纯了。

弃船上岛,我们又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意趣。

如果把西海比作一位清纯的少女,那么这些小岛,就是美丽的发髻了。在绿水清波间,这些小岛也就越发显得窈窕、灵动。岛上,一片青翠欲滴的树林中,不时有一簇如火的杜鹃闯入你的眼帘,让你刚在湖中沉静下^来的心又燃烧起来。这种杜鹃花不是一朵两朵,而是一树一簇,只见全是如红焰般的花朵,不见半片绿叶,难怪唐人白居易就曾对杜鹃发出过“此耐逢圉色,何处觅天香”的感叹,走在林中,听见的是自己的心跳,数着的是自己的脚步,婉转的鸟呜简直就是天籁,让你刚刚萌动的心思又悄悄地潜伏了下来。这时,雨下了起来,开始是稀稀疏疏的几滴,很快就变得绵绵密密了,薄薄的衣衫很快就浸湿了。——其实就是不下雨,走在这繁茂的树林中恐怕也是“入云深处亦沾衣“了。蒙蒙细雨很快就把这山这湖遮蔽起来了,就像是一位明眸善睐的姑娘,刚刚掀起美丽的盖头向你巧笑倩兮,又立即蒙上了一层面纱,让你再也找不到她。站在观湖岛的双塔上眺望,刚刚一览无余的小岛变得影影绰绰了,让你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山。雨丝斜斜地插入湖中,早就有一双双巧手接住了,又细细地抛了过来,慢慢地织呀织呀,织成了一屏洇洇濡湿的山水画。这时,风也赶来了,她张开双手想掀开这张屏,却反而把这屏推得更远了,远远地贴到山壁上、树梢上,弄皱了,撕破了,却又更迷离更缥缈少了。

我们又来到茶岛。雨把茶树冲得无比鲜亮滋润。远远地望见一只大茶壶昂然挺立,壶嘴正对着我们。只可惜茶岛刚建成,我们还不能在这里喝上一口茶。不然,我们就可以细细品味东坡先生所说的“茶笋尽禅味,松杉皆清音”的意趣了。不过,我还是比较赞同周作人先生的饮茶之道,他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老先生的意思是,喝茶还是宜于自家屋中,野外之趣就有失茶道了。但说归说,做归做,仁者见仁,众说纷纭。菩提本无树,又何况喝几口茶呢?

雨渐渐大起来了,毕竟是凡夫俗子,经不得风雨,我们只有叫船回去了。我想,如下次再来,晴天雨天倒不管,但一定要拣个月夜,夜色中的湖、山,又是怎样的呢? “掬水月在手,弄香花满衣”,你看看,这意境多美。相约下一欢,寄梦下一回,来吧。仅这一次一回,你的最忆,便留在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