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问道林泉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9日 浏览次数:4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陈 遥

这世界从未隐藏它的智慧与启示。下雨的时刻,欢喜的人看来是甘霖,悲伤的人看来是眼泪;心清的人看来是醍醐,心浊的人看来是酸雨……而雨,何尝有什么隐藏呢?在我们生活的四周,充满了美好,也充满了情意;在我们生命的历程巾,充满了生生之机,也充满了洋洋之趣,那是因为敏锐的品味使一切普通的都变为美,从而使心性变得神奇、浪漫、古典。而这一切,都蕴含了一个字——道。

老子在《道德经》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我对道家文化、对挖掘口传的东西非常感兴趣。由口传到文字,很多时候也是老天允许才能做成的,不然会有种种障碍,而要消除这种障碍,必得要天时、地利加上人和,必得要有一种虔诚的信念。由此,我的问“道”之旅从春天展开,一步步去开启一座大山隐藏着的秘密。

这是一座神奇而美丽的大山,它的形成可追溯到八亿年前的地壳运动。它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地处“吴头楚尾”,优美的自然风光中蕴含着浓郁的道家色彩。这座山奇峰屹立,群山环绕,如层层丝萝不断,所以古人将这座大山冠以“丝萝山”之名。公元1230年,正是一个叫章哲的道人开启了丝萝山的修道之门,丝萝山从此与老子结缘。

春暧花开时节,带着一份虔诚,也带着一个触摸道家真谛的理由,我们决定舍弃现代交通车辆,用脚步去丈量丝萝山上“道”的高度和内涵。上山的羊肠小道两旁,花枝乱颤、馨香扑鼻,林间鸟语,和着山沟沟里的清泉叮咚,美得让人心碎。半道上,一位标致的妇人,在一步三叩首,那份虔诚,直让我钦羡。她告诉我们:章祖师爷的“道”既在她的心里,又在这鸟语花香的林泉间。我们会心微笑,心胸里不自觉地涌现了一份虔诚,那份虔诚的信念让我们忘却了登山的劳累,心底里满满的是温暖。

缠缠绕绕,登临丝萝山山顶,胸襟豁然开朗,万千群山仿佛在脚底下踩着。站在顶峰四周观望,但见千山耸翠,万壑纵横,流云朵朵,清泉潺潺:常见仙鹿食草,时有虎啸凤鸣:山雾缥缈,仙风拂身,前面仙鹤起舞,后有百鸟闹林;四周山脉如丝萝般层层叠叠,五条如龙山脉逶迤至山顶中央平坦开阔之地,聚了五龙戏珠之态。中央有一棵黄杨宝树,俨然一把太师椅形状。绿树掩映间,有一座古老的道教建筑,是为“佑圣宫”。

佑圣宫是丝萝山上有记载的第一座建筑,它的建成和许多神奇的传说与那个名叫章哲的得道真人有关。七百多年前,得道后的章哲真人化身游医,治好当朝皇太后恶疾,皇帝念其功德,诰命敕封其“天乙佑圣宫自然广惠真君”。大明成化丁亥年,章真人凶“助战有功”,宪宗皇帝钦书“通真宝殿”匾额,并加封“仁天教主太平护围天尊”。同时,御改“丝萝山”为 “太平山”,太平山的山名便由此而来。

南宋理宗年间,太平山开始设道场,尔后数百年一几经衰败,几经升腾,鼎盛时期赢得宋、元、明三朝皇帝御赐和诰封。这座南宪宗皇帝钦书“通真宝殿”匾额的佑圣宫,无疑使这个道场久享盛名。

太平山与帝王的某种微妙的关联,也使其由一座不显山露水的大山变成当朝皇室顶礼膜拜的神山。这个道场恰好诠释了道家的最高理想——上善若水,而这一切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神奇的故事呢?

相传,“仙人潭”人氏章哲,其父章克端,母陈氏,夫妻俩年过四十而无后,至澧溪梅林村“玉清官”进香求嗣。当晚,陈氏梦见一金星坠人其家中,遂感有娠。1197年2月19日,章哲降生于世,这孩子自幼聪慧过人,爱慕修道,二十七岁时父母双逝,从此,章哲心无牵挂,一心修道,离开武宁,遍游名山古刹,后至武当山,拜师参禅,学武当道人避谷吞丹、餐松啖柏、吞霞饮露,彻悟“道”玄机。三十三岁时,章哲回到丝萝山上的三仙坡采药救民,在这里巧遇吕洞宾。吕祖见章哲仙风道骨、举止不凡,即向他传授秘诀并授诏书。章哲对秘诀心领神会,打开诏书,书云:“尔当坐萝山开基创业,护国佑民。此玄天诏命,亦天赐道场也!”从此,章真人坐镇丝萝山,耕山种地,朝炼暮修,采药济民,并筹资建造殿宇,开坛讲道,治病救人。脱俗后,章真人一心一意在民间授药传符、济世救民,深受万民敬仰和膜拜,香火旺盛七百余年。清朝时,太平山虽较少受到皇家的扶持,但在民间,这座山的影响仍旧绵延扩展,以广阔的胸怀接纳着不同信仰、不同肤色的芸芸众生。

古往今来,神奇而又美丽的太平山吸引了众生的目光。我们眷恋着这座大山,以各自的方式膜拜了七八百年,我们把内心的虔诚都浓缩在了这座由宪宗皇帝钦书“通真宝殿”匾额的佑圣官里,把“道”的信念都勾化在山上的清泉林木中。

道可道,非常道。太平山上的“道”与泉水的灵性和林木的万千变化合而为一,在山的怀抱里,我们能够领略到生命的精彩、自然的奇妙。

泉能通灵,为水之源。“大道泛兮,其可左右”,道像泛滥的江河,到处流淌,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有“道”的存在。而太平山上的泉水却又有怎样的“道”存在着呢?在佑圣宫门口不远处,有两眼神奇的清泉,清澈见底,从不干涸或浑浊。泉水甘甜清凉,饮之沁人心脾,醒脑提神。相传井内有黄角泥鳅数只。大早年岁,各地求雨队伍上山求赐甘霖,因两泉直通龙宫,故求雨者总是到井劳进杳礼拜,如果见到泥鳅浮出水而,即准赐一场大雨,屡屡如此,无一不准、清末,有一文人题词“一朝蛰龙起,霖雨泽下界”于井边。如今,泉水依旧清澈甘甜,虽百日大旱,此泉却从没有干涸之时。其中的妙处,让我们只能静心领悟。

木乃五行之一。 “术者,春生之性。农之本也。”太平上的林木,融人了“道”的万千变化巾。这里古木参天、奇草遍地、古藤缠树、异兽穿林 山的北面有古松数十棵,高几十米,围数尺,古枝苍翠,梢人云海,常有鹤群夜宿古松之上;山上翠竹仪态万千,有的飘逸洒脱如王子,有的两情相依似恋人,有的亭亭玉立如美女,有的韵律流长如琴师;山上化草珍稀而名贵,蕴藏着丰富的中草药资源;品过山上生长出产的“太平红”茶,那种“茶爽添涛句,灭清莹道心。只留鹤一只,此外是空林”的意境便会在心胸问萦绕。

太平山上常年有雾,那神奇莫测、扑朔迷离的雾海,令每个膜拜者永难忘怀。英国伦敦的雾粉红,香港的雾滞重,庐山雾来去无踪,黄山的雾捉摸不定,而太平山的雾则另有一番情趣。她不是铺天盖地而来,而是稀稀疏疏,先浓后淡,慢慢地如一缕半透明的婚纱遮盖住半个山头,日出之时,太阳探出半个圆脸来,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若有若无的雾。此时,在妩媚、娇美、含蓄、朦胧的意境里,一切私心杂念随雾远云,我们的灵魂便已经融入这神奇的薄雾中了。

老子说,“道法自然”。“道”创生了万物,而且养育万物,

“道”对万物“生之畜之”。虽然,太平山的“道”,不是我们一时所胄邑够领悟的。但是,当我们徜徉在太平山上的三仙坡、孟姥潭、石人洞、仙迹石等二十二处自然人文景观里,“道”的力量便成了我们修身养件的养生真谛,她指引着我们屏蔽掉万千世界所带来的纷纷扰扰,以一种物我两忘的痛快境界,去感受她的养生之“道”!

问“道”在太平山上,掬一捧清泉洗去俗世的浑噩;向身在佑圣宫里,点一支檀香可抚平心灵的创伤。那位于三仙坡上的“炼丹亭”,依稀能看见三仙在谈玄讲道;龙珠坳上的“龙珠”,夜深人静的时候仍在散发出一片红光;“一天门”问的“香火林”,参天古木、奇花异草,仍在阐释着道家修身养性的真谛……点点滴滴,上天赐予;林林总总,皆有奇妙。太平山问“道”,自古今吟诵一曲优美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