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神奇的地下艺术宫殿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30日 浏览次数:49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邹 冰

许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择洞而居。也许是对洞穴的早期占有吧,人类与洞穴有一丝怪异的缘分,今天许多人都喜欢钻山洞,是探险寻幽,还是冥冥之中的呼唤?反正当我接到“鲁溪洞笔会”的邀请时,我是有点欣喜若狂了。

正是“赤日炎炎似火烧”的赣北七月,我们“鲁溪洞笔会”一行6人乘车翻过碧绿如染的南皋山,来到我心仪已久的鲁溪洞。洞主是一位福建客商,青秀干练,一脸的书卷气,名唤欧观娘。我们一行人在欧洞主的热情引导下,走进了这神秘的洞府。

我们首先来到地处洞口的游人茶座,两三张石桌,几条石凳,世上再也没有如此简单的茶座了。奇怪的是,在这里坐了几分钟后,整个人顿觉神清气爽,先前烈日炙烤出的暑气早已消失殆尽。一阵阵富含负氧离子的仙气扑面而来,让你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难怪当地的人都说,鲁溪洞要么不进去,进去便是半个仙人了。我好奇地寻找仙气的来源,看到了一条地下河从脚下潺潺流过,冰冷的河水来到洞口,遇到洞外的高温,便蒸发出袅袅的水汽。河水晶莹如玉,绝对胜过九寨沟的水。清澈的河水中,无数尾小鱼快乐地嬉戏,这就是先人们称之为“盲鱼”的鱼了。洞里太黑,它们的眼睛都失去了功能,想想,瞎撞丁数万年,能不瞎吗?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说这话的古人肯定没到过鲁溪洞,要不怎么还会有如此一说。这河不知叫什么河,我就叫她仙水河吧,不是仙水胜似仙水。

沿着仙水河往上走,无数人间奇景一个个扑面而来。

两只仙猴抓耳挠腮,正迎接客人到来,唤做“仙猴迎宾”;一根石柱冲天而起,名为“冲天蜡烛”;许多的农作物攀崖而上,生机勃勃,被命名为“神农架”……一处处巧夺天工(不对,它们就是天工)的美景,引来众人一阵阵惊叹。最难得一见的要算“鹅管”,晶莹剔透,倒挂在众多钟乳石中间,非常抢眼。据说“鹅管”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各类溶洞中,只存在于两个溶洞:一个在四川省,还有一个当然就是鲁溪洞了。洞主说,一根“鹅管”值二十五万块钱,这样说来这些“鹅管”真是名副其实的镇洞之宝了。当我走过一块块小巧玲珑的仙人田时,我是再也不想走了,如果能够的话,我就在这里归农吧。

“快走啊,更精彩的还在前面呢!”导游小姐说。真可谓是“山阴道上,目不暇接”,仙女瑶池,蓬莱仙山,金蟾望月,巫山峡谷……一处处景观,美得令人无所适从。这不,多情的我又被“神龟饮玉液”吸引住了,仙水河边的一只金龟挺着长长的脖子,张开贪婪的小嘴,等着上面两棵巨大的石笋滴下甘甜玉液。唉,贪心的神龟,痛饮亿万年,还未醉么?我可是醉了,我第一次体验到我渺小的心智与有限的感官无法消受这天赐的过多福祉,多么神奇昀地下艺术宫殿啊!更令人赞叹的是,多情的仙水河一直默默地陪伴着我们,只见她袅袅娜娜,百媚千姿,多情成鲁溪洞的魂。 “这么好的地下景观,它是怎样形成的?”我问导游小姐。

“是水,这位神奇的雕刻家用两亿多年的时间雕刻成的。”导游小姐说。

两亿多年,多么漫长的时间啊,曹雪芹短暂的四十八年留下了不朽的《红楼梦》,黑格尔不算太长的六十一年写出了杰出的《逻辑学》,就是提出了“广义相对论”和“狭义相对论”的爱因斯坦也只有七十六年的光阴。如果让一个人健康地活两亿多年,那他能创出多少伟业啊!水,这位自然界的丹青妙手,用两亿多年为我们创造了这奇妙的地下艺术宫殿。望着脚下蜿蜒曲折的仙水河,看着身边变幻无穷、多姿多彩的石钟、石乳,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这是无数个凡·高在挥霍,无数个米开朗琪罗在倾泻,她的热烈、壮阔和辉煌可以和荷马史诗、瓦格纳的歌剧和贝多芬的交响乐媲美。不,她就是一部自然的史诗,是一部自然的交响乐。

这部交响乐的高潮是“寿星洗头”。硕大无朋的头,黄发依稀可数,岩石中渗出的水轻轻地梳洗着老寿星。好家伙,这老寿星。一个头洗了两亿多年。

导游说,摸摸这头会给自己带来好运的。于是粗犷的大手、温软的小手纷纷伸向了这巨大的钟乳石。传说当年在这里成仙的当地农民刘伍、刘陆也这样摸过寿星的头,鲁顷公避难时也这样摸过寿星的头,元朝的学者、明代的翰林、大清的文人,还有一生戎马的爱国将领李烈钧都这样摸过寿星的头。此刻我仿佛来到了一个时空隧道,可敬的先人们一个个在我眼前闪现。身份不同、时代不同,他们摸头的感受当然各不相同,不知他们是否会与我一样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从何而来?又要到何处去?

这支辉煌的交响曲的尾声,是“天上银河”景区:先听到水声,接着就看见一股清水从洞顶倾泻而下,落人多情的仙水河。瀑布景观全国各地到处可见,而这样从天而降的瀑布却是第一次看到。问导游,才知这水来自于鲁溪洞景区另一个正在 建设中的景点——天上人家。那又是怎样一个好去处呢?

“人最后还要回到洞穴中的老家去。”不记得哪位哲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经历了一番荡气回肠的奇妙的地下艺术之旅后,我又坐在了游人茶座,望着灯火阑珊之后黑黑的洞口,久久不忍离去。

别有洞天,这是中国人创造的一个成语,用于鲁溪洞是再合适不过了。

享受着仙水河的袅袅轻烟,想起中国道教中的洞天福地,无数的道人都是在洞中成仙的(包括今天认识的刘伍、刘陆)。我们的祖先是从洞里走出来的,道家又走进了洞府,那就是所谓的“出世”吧。孙悟空的水帘洞,武陵人的桃源洞,吕洞滨的仙人洞,阿里巴巴的洞,基度山伯爵的洞……打住吧,不就是地理教科书上说的喀斯特地貌吗?但我还是喜欢水帘洞和桃源洞那些说法。是啊,人有时候得靠幻想活着。

一次喀斯特地貌的神秘穿越,既领略了大自然的奇妙,又引发了无数关于生存的遐想,你为什么不来鲁溪洞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