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空 山 禅 雨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30日 浏览次数:43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夏宇红

到达弥陀寺时 ,正值晚课时分。盛夏的太阳仍在头顶高悬着,而山里的暑气已渐退了几分。空山静寂,唯有晚课的钟声在山谷间回响。

对于一个朝山者来说,那嘹亮的梵唱、那从容有序的佛事以及钟鼓法器的繁复祥和所带来的整座大殿的虔诚而肃穆,着实叫人肃然生敬。那一身的青布僧衣,那份神情淡漠、心平如镜里,凡俗的嘈杂已在心中远去。这里没有了尘世里如烟一样的叹息与清愁,没有了世俗里延续不止的纷争与倾轧,有的只是一种舍弃世俗名利之后,内心的大彻悟、大归隐与大宁静。抑或还有一种纯粹了的、虔诚的宗教信仰。

一个修行的道场便是一处精神的道场,清苦的僧侣生活,斋膳素食里里只求得身体的给养,而精神的道场是足以喂养灵魂的。生命在静寂中流动,与青磬红鱼、青灯黄卷为伴,追求的是“出世不离世,人尘不染尘”的佛门境界,也是禅者对于自我生命的最深体悟。这种体悟给人一种不同寻常的生命力,对于这种不同寻常的生命力,佛教的涅槃之说该是最好的诠释了,这也是凡俗如我辈无法解读的吧。

香火缭绕中,那些善男信女如此虔诚的朝拜里,是在寻求着一种精神的寄托与慰藉么?人世中有着太多的愁苦,而佛教的精粹之一恰恰给予人们一种希冀和信念。

入夜,零星的雨点骤然而至。被夜风吹起的裙裙飘动着,清夜里,风中的裙裾和着款款低语,如同一种轻柔掠过心头。空山灵雨,浸润着几近干涸的心田,此时的心境渐渐舒坦起来;山寺的夜,给人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从容与宁静。那“荷花醉清风”,该是静谥之夜的写照吧。然而这又是怎样的一种难得的明月清风自在怀!那些不远处传来的流水击响石头的声音,该称之为天籁了。于古刹钟声中,于静谥的夜色里,盛夏时分,竟让人感觉不到一丝酷暑的燥热,只有如洗的清凉在心尖。

凌晨三时左右,静静的山谷便在钟鼓声中醒来。钟声悠扬而深厚,俱有很强的穿透力,仿佛有一种直抵心灵的力量。又如一种始于生命之初的信仰。然而坚定的信仰常常是与心灵和肉体的苦难相伴的。有求皆苦,可是不求,人之为人的意义又何在呢?寺院的高僧为了心中的一个信念付出多少的坚持,那些艰难的岁月里“钵中油频断,佛前灯长明”里就写着多少的执着与坚韧。

天刚有一丝白亮,寺院已香火缭绕,那种空灵与静寂里,佛光中是否有着一种默默无言中的智慧和力量?佛光能启迪凡俗的智慧么?初醒中伴随着隐隐的肢体酸痛,然而所有的跋涉中,只缘于一个向往,以朝圣者的虔诚,获得一次心之慰藉。那些跋涉中肢体的劳累与不适,复原它需要假以时日,而此时,心的源头之水却鲜活如初。

晨曦隐退了渐薄的夜色,头顶上染出一片明净的天空。于之后的时光中,看云淡风轻,看细水长流,看琐碎的日子怎样地从指尖流过。